2017/12/04 (Mon) 14:52
西風入簾冬相伴

繡簾半掩,垂起的波紋仿若S形的美人淺伸著懶腰,清冷的風就從簾邊緩緩而來,便覺得身上衣衫有些單薄,是冬了。


秋總是在期盼中來,卻又在落寞中去,任憑一地的黃葉卷縮在來來去去的行人腳下底吟。


渴望一場雪,一場鋪天蓋地的大學,掩埋了一切,沒有踏碎的落葉,沒有泥濘的腳印,沒有冰涼濕滑的石板,只在層雪的相會處,斜立著一簇簇明黃的菊花,長瓣凝脂,嫩蕊偎雪,細香纏綿,風姿卓絕,柔和著這個凜冽的世界。


天,朦朧而無邊,任執著的眼迷離酸澀,望不盡的歸途,回不去的思念,躑躅在人生的冬日裏,等候未知的歲月。


如果,如果有來生;如果,如果會先知;如果,如果能預定,又該是怎樣的人生?


總以為看慣了雲卷雲舒、風起風落,總以為習慣了花謝花飛、草黃草青,總以為想通了月缺月殘、歲去歲滅,可今夜,西風襲來,落日沉淪,猝不及防間,貌似堅強的神經便有些抵禦不住,被肆虐的情緒摧殘,心亂如麻,情鬱成纖!


剪不斷,理還亂,西風入簾冬相伴。

<< 按藏族牧人的指點存著暖融融的陽光 | 主页 | 春風十裏總關情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