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8 (Tue) 16:01
春風十裏總關情

風,起於青萍之末,撫過淺草的葉心,掠過柳枝的纏繞輕颺,片刻的溫存,直至化作雲天外的一縷鶯啼。

春,就這樣無可救藥的撲面而來,萋萋然如青蔥的少年。

過春風十裏,盡薺麥青青。

最是這撩人的春風,三分無邪七分蠱惑,撩撥的人心猿意馬,撩撥的人生生著惱,恨不能隨了這迢迢春風而去。

這樣的春風,可信馬由韁,可馳騁田獵,可夜宴瓊林,可醉臥蘭台,可放縱,可疏狂,可相逢意氣,可把酒吟唱。

就是不要困囿於這三尺書案,做一個行將枯槁之人。

春色無邊,橫不加收斂,這是一場明目張膽的蠱惑,透著一種無所畏懼的決然。

倘若你不曾在春日放縱,又怎能在夏日涅槃,秋日沉思,冬日苦索。

昨日梅消香殘。

梅笛上的一縷幽魂尚在深夢中飄搖,今宵便春風如許春光無限。

這惱人的春光,何以絕情至此,又何以嫵媚多情至此,叫人怎生可好。

庭院深深,鎖不住滿園春色,關山險重,也阻隔不了春風玉度。

冉冉春光不可欺,唯春光不可辜負,正如那不可辜負的輕狂年少,一如這不可辜負的紫陌紅塵,不負此生。

我怕是要耽溺於這一場無邊春色,我是情願耽溺於這一往情深的無邊的春色,不加節制的地深情地耽溺。

我要奔赴這大好春光,情願獨赴一場溫柔的致命的沉淪。

閑庭外的一嫋嫋嫋晴絲驚擾了誰的春夢幽痕,嫩藍天空外放飛的那一點紙鳶,被一縷遊絲牽系,漸漸的淡了遠了,直到化作杳渺的思緒。

<< 西風入簾冬相伴 | 主页 | 臉部肌膚暗黃該如何處理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