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4 (Wed) 15:15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等待幾度花飛落幾度霜染白


生命,若一場俗世煙火,極致著生活的悲歡。靜水流深處,疏影,暗香。一諾,傾情了萬水千山意蒙蒙。若流年暗換,許我醉一場你儂我儂,斟一杯歲月的酒,等你善古寧赴前世走散的翩鴻。

糾結的往事,不管是喜是憂,不管是對是錯,花自飄零水自流。經曆過所有的滄桑,是否還有一種相思,兩處閑愁呢?世事,早已歸入風塵。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因為愛,所以愛,總能抵達想去的天涯。

經年,你許下的一場繁華煙火,在淺冬的魂魄裏依舊絢爛成景。看,軒窗外,草木亦知寒冷,我們又何嘗不是!相識的路口,一直流淌著淡淡的暖意。那是我在秋的特價旅行團盡頭種下一枚愛的種子,收集一路的陽光,已足夠溫暖一冬。

真想,就這樣。守一窗暖陽,盈一懷溫婉,撒一路淺笑。然後,不經意間。就和你將一盞茶喝到無味,將一首歌聽到無韻,將一本書看到無字。就這樣,把歲月過老,任雙鬢染了斑白。

一段雪落,在初冬乍寒的涼裏薄了又薄。瘦盡的枝椏,殘留著昨天花開過的氣息。一灣眉心,觸動一弦清音。我終是無法為詩詞的韻腳,找到一處合適的留白。那麼,就種一爐煙火,暖愛。

如是,我聞,我問。曾在晨曦為你采集的清露,托清風捎寄,你可收到?都說人生如夢,過客匆匆。古道一別,你成了誰的過客,做了誰的歸人?潮汐來去間,我只想看保嬰丹FDA一重山水,值一輪明月,等某個歸人。輕叩半掩的門扉,來溫暖這些年錯過的遺憾。

<< 而我穿越时空与他神交明白万物生灵皆为平凡 | 主页 | 那“攏盞花前沁心脾-酒未醉人花自益”的恣意灑脫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