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2 (Mon) 12:05
那“攏盞花前沁心脾-酒未醉人花自益”的恣意灑脫




對於日本來說四月是櫻花的世界。那柔柔錦興隆軟軟的櫻密密相連,也可成氣勢,逼人而來。雲霧般繚繞在夢裏。櫻花的花期極短,不去看怕辜負了花,去看卻怕被花辜負。那聲勢浩大的觀賞人潮裏,又有幾人能愜意而歸?也罷,花兒只知綻放自己,無與倫比地盛大著,它開在那裏等待每一個觀賞的人停留駐足。這便是它的不辜負了。說到底,花哪裏懂得辜負?

可人呢?他們愛了卻又棄之不顧,他們諾了老年黃斑病變卻又置之不理。他們總會埋怨花不似曾經般豔麗,但不知花嬌時人在何方?所以不要辜負每朵花癡心的等待,就算它不似滿天祥雲密密繁開。

當櫻與牡丹相遇相逢,這種感覺便成了妖魅。牡丹在眼前盛大的綻放,櫻在視線外嫋嫋婷婷,一高一低,一近一遠,成了細細密密相輔相勾的情。身處花間,眼耳口鼻,無處不被包裹壓迫,深深陷入。有種納蘭筆下“稱意即相宜”的韻味。院深處那棵八重櫻緩慢又堅定地綻開,許是知道自己遲了,所以竟鋪陳成了“花天”盛景。若是只因遲來就能盛大,那麼所有的等待都該值得;若花如此鋪陳,那所有的殘景都能明媚如新景。舊夢帶著“酒地”的薄醉在眼前。花天酒地?又稱了誰的意,載了誰無法言說的情?

花開惑人愛,花落惹人憐。櫻落糖尿病性黃斑水腫如雪最讓人心疼,風過就落下大片若霜似霞。轉眼枝丫就空了,那花伴著塵土的氣味滿天滿地地傾灑。後主曾言,“砌下落花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花瓣於地面舒展書寫還未完成的篇章。花落,塵起,春已過,夏已來。倏忽而至的“立夏”驚了人的心,擾了花的情。

<<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等待幾度花飛落幾度霜染白 | 主页 | 散文讀起來很完美能夠讓人的思想得到升華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