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1 (Tue) 16:23
事實上是也迫切想要知道後面的故事

小時候家裏住在鐵路附近,也像其他見到鐵路的小朋友一樣產生過沿著它一直向下走的幻想,自己從未那麼做,每次經過鐵路也不過是用肉眼眺望下那一邊的盡頭,只是通渠想象那頭的老巫婆亦或是過著沒羞沒臊生活的王子公主,跟自己沒甚麽想幹。

工作了,來了自己一個人的城市,巧了,住處附近也有段路軌,每天上班公司家兩點一線的公路間必須要和那個鐵路樞紐相交。不同的是,這段鐵路樞紐,過火車的頻率貌似要高,聽著每日時不時的:“火車就要開過來了,行人車輛請注意,火車就要開過來了。。。”然後眼見著一列列綠鐵皮或通渠是白色客車呼嘯而過,去了眺望不到的路軌的盡頭,只是心中在沒有巫婆精靈王子公主的童趣和天真。也沒有了輕易就能獲得的開心和滿足。

是呃,地球每天都周而複始沿著軌道行進,我們恍惚間就從蹣跚學步到了童真盡失,慢慢熱情漸遠,一代代老掉牙下去,不管有沒有那個路軌提醒。更可怕的是,生活中不是所有東西都是從無到有,生活把有些東西給你奪走時候沒跟你商量 塞給你其他東西時候也沒問你願不願意。這些常識都願景沒有,肯定是要在生活中受傷的。可惜,沒有意識到。沒有及早意識到。等到失落某些的時候,茫茫滴在不同人的甚麽軌道當中,橫在那裏,憑空滴橫在那裏,不知道如何往下走。不知道為什麼往下走,如釜底抽薪,太想罵一句 生活太孫子了。

是當初走錯了麼,幸福的天堂原本在軌道那頭,天堂在左,偏偏往右走了麽?

<< 擾了誰的綠窗幽夢?宮緯深冷傷了誰的月貌花容? | 主页 | 一個夢已經很遙遠得影子倒是似乎成為了一種真實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