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5 (Tue) 14:41
一個夢已經很遙遠得影子倒是似乎成為了一種真實

怎樣的蒼涼呢?光禿禿的康泰原野中,風旋轉著,你一動不動,那樣虛無飄渺的笑著。風掀起你的紅蓋頭,鬼魅似的飄。

一次偶然的機會,對剛子提起這個夢——你nuskin如新一個人站在風中,盯著一個地方那樣奇怪的笑,紅蓋頭那樣飄著,好像不是很吉祥。

剛子聽過之後,一陣沉默,最後一聲沉重的歎息,眼淚掉了下來。我說,不要這樣,只是一個夢嘛。

半年之後,出人意料的,剛子康泰結婚了。我跑去看你。原來你的病情惡化已經蔓延到腦部。

正如剛子所說,這也許就是宿命吧。

你並不是一個很完美的人,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可是,大家都知道,任何一種力量都不能阻止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愛,愛是獨立的品格。你越發清瘦了,像一朵深秋冷雨裏的花,但我知道,你不會凋零,永遠都不會。

孤單寒冷的夜裏,你不住的眩暈。除了藥還是藥,那麼小的一間屋子,你反倒成了多餘。

你強打精神,露出很開心的笑容。你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記得你,真好。我一陣心酸,把你摟在了懷裏。你靜靜的依偎著我,不再言語。

剛子說,是你逼著他結婚的,他不結婚,你一分鐘都不想多活。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用心,知道你為什麼在支撐著。愛過的人不敢讓自己也不敢讓別人說那些觸痛靈魂的話。

生命就像一朵雲,參差不齊的連接中,我相信你是最漂亮的一朵,漂亮超過所有的花。因為過程,你生活著。站在生活的中央,或是徘徊在人生的邊緣,誰是必須,誰是次要?你理解了那麼多,當然也會深刻的理解自己。

我要走了。

你說,將來再相遇,也許只能是在天上了,因為你不願意有來世,不願意讓愛你的人再為你而痛。

我知道,你愛剛子,很愛,很愛。我知道的,我怎麼會不知道呢?真的愛一個人,寧肯聽到自己血管破裂的聲音,也要讓愛人幸福。你不需要他記得你,只祈求他忘了你。我背轉身,任淚雨滂沱。

該走的,始終是要走的,任何理由都是牽強的願望,是一種不能實現的祈禱。

掀開自制的畫冊,一朵花,一朵你恍若昨天才送給我的花,依然那樣紅豔的笑著,可是你呢?

歲月流轉,許多年之後。你淚花飛濺,殘弱的模樣依然使人放心不下……

<< 事實上是也迫切想要知道後面的故事 | 主页 | 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