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7 (Tue) 14:32
飛翔在心空的黑夜裏

有時還臥在草叢裏,兩眼直盯,兩手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捧著瓦罐,摒住呼吸,對著螢火蟲飛來的方向,靜等螢火蟲慢慢飛來,自投羅網。捉住一只就會滿懷喜悅一陣,像是自己的一個心願已經得到了實現似的,十分讓人愜意。到了時間,小夥伴們十分守規地聚到一塊,稍微打開罐蓋,用一只眼睛斜斜地往裏面探,嘴裏數著只數再向大家報出。爾後再把螢火蟲放出來,讓看不清腿和腳的螢火蟲繼續打著燈籠飛著,在黑夜裏徜徉。

這樣的遊戲記不清迪士尼美語 世界做了多少次,其中的樂趣至今難以忘卻,像只鳥兒在內心婉轉清脆地鳴叫,縈繞不停,纏綿不斷。小時的我曾問過媽媽螢火蟲為什麼打著燈籠滿天飛?媽媽說,它是為了照耀前行的路,不讓自己迷失方向。是真的不讓自己迷失嗎?是的,螢火蟲背著滿滿的行囊,扇動輕柔的翅膀,打著燈籠,像精靈一樣在夜空中溫柔地慢慢遊移,默默飛舞,尋找自己的歸宿。

一盞閃爍的螢燈,就是一個無瑕的夢想,情意迪士尼美語 世界濃濃,旅途慢慢,螢火蟲打著燈籠去尋覓屬於自己的那個夢,再孤再靜也堅毅在心。有螢火蟲的年代,是童樂無比的年代。只要沉下心來,我似乎都能看到我童年的螢火蟲,正提著它的小燈籠在我心空的黑夜裏飛翔著,驅趕我心裏的惡魔,伴隨我走過了人生的幾多坎坷,讓我生活信心百倍。年年歲歲,時時刻刻,孜孜不倦地在我心坎種著那份童年的純真,面對世俗,守住了做人的尊嚴。

2015/03/03 (Tue) 14:47
青澀沒有結局

過偶然的遇見,我們擦肩而過。我的漠然,你的冷若冰霜。偽裝的的瀟灑,卻掩飾不了內心裏的慌亂與心酸。凍結的情感,在我們之間橫恒成一種不化的冰冷。

為什麼,面對那麼難。是高傲?抑或逃避?常常失落名創優品山寨的站在沉淪的邊緣,迷惘著,痛苦不堪。對自己說:淪陷吧。於是我開始喜歡憂傷,喜歡下雨,喜歡安靜和幻想。曾經是一場幻夢,我活在我的幻夢中。我把自己失落在自己的冰冷之中,孤單在自己的孤單裏。流年似水,轉眼兩年,一切都那麼匆忙,即使是曾經以為的漫長。冬天又該到了盡頭吧,那晚的雪真的很美,窗外都是旋舞著的白色的淩亂。


可美麗的東西為什麼總是那麼容易消逝?匆匆的,就變得沒有了一點影跡,唯有在灰暗的心裏留下一些淺淺的痕跡,淺淺的傷痛。青春,是沉鬱的灰暗,單調的蒼白。

曾經的懵懂,而今的深沉。一直想和你寫一封名創優品長長的信,一直想和你說幾句簡單的話語,一直 想讓你聽聽寫給你的那首歌,那麼想 那麼想再見你那溫柔的笑容,看著你,看著你美麗的眼睛…

塵世間,有一種邂逅叫美麗,有一種相識叫青澀,有一種結局是沒有結局,而有一種苦痛是註定。緣分就像一根無形的線,把彼此牽連。人說緣盡人散 ,我不相信。我想,緣,即使天各一方,縱然桑田滄海。

風花雪月,落葉,雨,記憶飄零成詩。太多名創優品香港的話語,都把它埋藏,然後在心裏釀成一種苦澀。看,黑色的天空裏又下起了雨,每一滴雨中都有一段青春的往事,每一滴雨中都有一個憂傷的夢,每一滴雨中都有一個淒美的傳說,每一滴雨,都是一滴冰涼的眼淚。

你還記得嗎,你說你喜歡冰紫的顏色,有一種憂傷的美。你可知道嗎,我也喜歡紫色的,我喜歡那種深深的紅紫,夢幻而浪漫的淒慘。在今後的某個日子,如果當你無意中看到這些文字,不知道會不會喚醒你心中那一片失落的記憶。我在寂寞的角落,安靜的想你。我總是在人群中凝視著你淺淺的背影,卻不敢微笑著看你黑色的眼睛。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