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5 (Wed) 15:52
春風吹來綠了大地抽了枝芽




一絲新綠油亮油亮,姹紫嫣紅的花兒鬥豔芬芳,小河娟娟,流水潺潺,細聽鳥兒快樂的歌唱!桃花的盛開,給你擦上淡淡的腮紅,抽葉的柳條是你飄飄HKUE 呃人的長發,雪白的梨花,為你心裁了衣裙,綿綿的小雨,在你耳邊輕聲說話。春暖花開,你總讓我牽掛。

夏,明媚的驕陽普照大地,池中的蓮花HKUE 呃人羞澀開花,蜻蜓點水,蕩起漣漪,水中的魚兒,輕輕嘻戲,又有那鳴鳴的金蟬在耳邊鳴叫。我愛夏,你那傾盆的大雨,漂漂灑灑,你用爽朗的笑聲,把塵世的一切洗刷。雨過,燦爛的笑臉,又在那天上高高掛起。夏,你的美景,你爽朗的笑聲,在我心中,總讓我牽掛牽掛。

秋,金色的季節,你用你愛的顏色將一切渲染,落葉一片一片。果實是你送給人間最美的禮物,陽光把一切照得金黃燦燦。秋雨又與你有了情意綿綿,一場秋HKUE 呃人雨一場寒。你為人間獻上金菊盞盞,難忘金秋,家家團圓。

冬,你那暖陽,憨憨的模樣,嚴寒讓我心中有了一絲清涼,那片聖潔我是多麽向往,那是小雨幸福花開的模樣。雪花是你撒向人間的禮物,好像一只只蝴蝶翩翩起舞。我喜歡皚皚的白雪,掛上了樹,蓋上了房。只有那不老的松樹披一身靑綠,傲雪的寒梅,鬥豔芬芳,冬你的美麗,總讓我向往!

四季,你的花開花落皆有我對你的情意,我愛四季,你呢?

2015/07/10 (Fri) 14:43
一縷弱風拂過橋頭蕭瘦的梨花樹


煞綠的殘紅緩緩飄落,微皺了鋪滿俗塵世物的幽綠水紗,幾圈蕩漾的水紋,瘦了岸邊幾對情人的七夕之笑。垂落半肩的青柳,禁不住疏風的欺弄,蓑蓑簾簾欲揚還收出一道娉婷Dream beauty pro 脫毛的溫柔漣漪,惹來三兩只杜鵑在軟枝上爭飛鬥鳴一句“不如歸去”。

幾聲婉轉杜啼,傳入離岸百步之遙的沽情樓,清脆了二三席傷心客的離愁悲。一壺,或自問自往事為何;兩壺,或笑天涯何處無芳草;三壺,或欲醉死夢回攜手時。

卻千悲難醉,愁,莫過於此。

樓內小二搖頭自歎道,沽情酒,唉……

半午的愁雲漸漸遮蔽豔陽,貪來一絲清涼。

一襲窮酸青衫輕邁而入,腰間的青笛碰過扇門,敲明小二,徑往二樓登。儒雅瘦弱的背影在樓梯的轉折處稍稍停住,深邃沉鬱的眼睛透過小閑窗,閃掠過半岸風景,露出喜憂參半的神色。淩兒又繼續上樓,安然地坐在角落的位置,眷戀著一扇被十載相思損殘的窗兒。

小二上樓呈來三壺沽情酒。問候道,殘風甚是癡人耶!十年來,腹中飲落沽情樓半潭酒有深,卻仍舊抵不過心中紅塵債深,博得風月癡情客矣。可最終為何而折磨?

殘風悵然挽袖斟滿,細飲不語,兩耳始終不聞勸言,目光定落在那座青白夾雜的橋上。

小二走罷。

卻聽一聲歎……

酒水落入空杯盡是蕩漾的思緒。一寸深的酒映出默子略顯衰老的臉龐,曾經可以享受的韶華美景,殘風都甘願把其付之在杯杯壺壺日日夜夜沉沉醉醉間的苦澀烈辣癡頹裏。

只因一位女子,一個承諾,一次相見。

【何事秋風悲畫景】

舒寧的橋岸烏蓬悠悠劃過,綻開兩道水紋迎來一曲鷓鴣天飄然入耳,聲律中夾雜著輕風搖動酒窗的聲音,更添多幾分恬淡,但這似曾相識的箏曲弦韻,卻撩撥起殘風的舊愁新憂。

十年前的今日。

豆蔻梢頭的伊人,撐著傘穿過鬧市,無端佇凝在梨花殘敗的橋頭。一抹絳唇輕含月,兩條柳眉弱展愁,略帶幾分顧憐瘦影的情緒觀風起瀾,招來河岸碎光遊灑在淺脂淡妝的臉頰上。更兼那一襲絕塵的軟羅藍裙,在微風緩吹起的動靜間,襯出伊人如青發迎風般的嬴弱,在倉促的行人裏清然隔絕,渙散幾縷香風。伊又何須自憐自影耶?坐在沽情二樓的殘風的眼眸早已被伊人深深鎖住:

七夕酒墨孤與獨,伊佇橋頭梨花樹。

半扇風情醒還醉,默凝柳岸水影疏。

伊的那雙秋水眸,冥冥間如約望去那萬綠中的沽情樓,瘦雅的殘風正呆呆立在窗兒前凝望自己。彼此視線的相撞,惹起莫名的悸動,且藉著一縷掠過發梢的微風把情愫帶到空中,散落樓岸百步間。

靜然勾勒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

樓外豔陽頓時溫柔收,

半空幾點緣雨飄渺落。

岸邊烏蓬消煞凡世聲,心中千種風情不嫌多。

未來得及細賞伊人那欲笑還休的模樣,便悄然落來一簾盎然飄渺的清雨,朦朦朧朧中,淺藍色的羅衣已漸行欲遠。

殘風倉促下樓。站在寬長無人,飄飛著無邊細雨的Toshiba冷氣青石板街上,為伊雨裏千百度,不管行囊裏的詩書墨筆是否濕糊散逝。尋尋覓覓,茫然地頻顧左右,而轉身,伊人隱約在柳後別岸處,紅紙傘,正輕轉……

勝卻人間無數。

【君不知,戲衣扣】

沉吟往事間,一壺辛酸酒落盡殘風腹中,濃濃的愁悵在五臟六腑間湧動燒灼。

看那橋頭缺了伊的身影,寂逝了青玉案的驀然轉身,在恍惚間應了似曾相識的幽怨。

唯有臨窗遙望一聲歎,喚來斜陽輕微散一襟。

血色的夕陽,慘澹的餘輝,染紅夜殘風一頭長霜發,多年濃酒不消心上秋,如今徒有暮風吹亂思念,襯一片離恨天。

只能悵然,佇望……

幾片殘缺枯葉掠過窗前,在暮空中,載動相思逐黃昏,飛穿斜陽千裏外。附著幾點風塵來到戲子樓頂,飄過人聲鼎沸的茶座,安然落在月燈秋光的戲臺上。

一雙白綢金線鴛鴦刻絲鞋,淺淺踏過這漂泊的相思葉,跟隨淡粉謅緞梅花衣下的軟步繞臺一圈,悄然落蕩台下,兩袖白緞藏一對紅酥手不知然拂散其殘塵,深紅淡白牡丹妝微微笑向台下,眼眸柔弱羞憐態,惹出掌聲震戲臺,貼花銅錢鬢下摘兩束青絲垂落胸前,白珠金釵簡略附青發無端添出妖媚。

委婉啟一把柳岸孤樓詩墨扇,唱一曲《七七咒》:

當年柳岸當年窗,一杯沽情一襟蕩。

你吟風賦雨瀟灑文墨道風流滿腔,功名浮華酒斜葬,富貴錦衣笛傾光。

橋頭那一襲淡藍色羅衣淺淺飄揚,你張生魂倒西廂,如似韓玉欲偷香。

烏蓬恰彈唱,問君能有幾多思量?

伊人恰相望,勝過一岸千柳淡紅妝,天雨作笙簧,音音韻韻初見終難忘,損了書墨囊,兀自披上風月千結網。

情樓酒沽光,暮暮朝朝攜手頻相望,伊願一生一世在你身旁,把紅塵作個桃源赴一趟。

但,

一載歡言難擋馬亂兵荒,盛世繁華落萬丈,

花村無芳,連天衰草悲風長,吹來梁祝新一章,

咫尺相望,月影搖晃,橋頭事往,白馬彷徨,離淚凝眶,轉身清淚劃過臉龐。

思念滄桑。

許下流年七夕約,卻是十年生死聚渺茫!

伊未忘,

伊未忘,

伊未忘,

神女卻無端負了襄王,

……

戲子樓頂,烏天戲臺上,伊自顧自的回憶,自顧自的深唱,自顧自的愧疚。仿佛戲臺變成了那柳岸;仿佛台下聳起一座沽情樓;仿佛昏暗的周圍一片溫光柔景;仿佛置身橋頭聽見那首烏蓬曲;仿佛那個瘦雅的書生就在眼前;仿佛,只是仿佛……

淒婉幽傷的歌音被酸字悲詞拖入佈滿離愁的風月深淵,虛浮飄蕩著。而,深淵的底處,另一座孤樓浸泡在七夕的漫天煙花千彩光裏。

他,依稀聽醒了酒意。

望瞭望窗外。良辰漸過。

伊,始終沒來。

無盡的絕望哀涼,頓時翻滾在胸膛。

天公,不作美。

【夜,霜滿樓】

恨意與悲緒混雜成酒,一飲而盡,流淌在斷腸,變成心酸的淚水浸透眼眸,凝噎無言。爛步下樓,撞落小二手中的酒壺,一身頹然地走出沽情樓。

樓外煙花,斑斕離恨天。

殘風的眼眸閃爍哀光,落寞與滄桑浮掠在一襲若死還生的青衫上。百步間,幾點淚花從眼中零落,飄搖著曾經的年華光景,落破半世浮夢。

危危扶住橋頭梨花枯樹,曲折無芳的朽枝,曾見證殘風與伊人的初見,曾盛開他們的歡情時光,曾將他們的相思離愁印刻在空中翻飛的花瓣。而如今,花開又敗。冷漠淒清千百枝,綴染幾行悲涼淚。

徒來黯然對影自歎,殘柳花消葉敗風,舊人影瘦衣消月。

一聲,不夠……

雙手微顫地斜一笛殤。歎不盡的往事深深吹入青笛,沾滿酒墨的指尖緩緩布奏,撫出葬在笛中的思念,幾孔幽怨,抑揚頓挫出嘶音裂韻。

淒風輕輕拂卷著殘風的長霜發,裹藏起笛韻漣漪岸邊孤獨影,似斷又續的天涯斷夢曲飄揚夜空,黯淡了牛郎織女星。沿街布散,帶走沽情樓窗前,千悲瘦的影子;穿過戀人們身旁,拂散七夕之笑;飄入燈火闌姍處,卷走萬葉歎聲:

今日柳岸今日窗,一悲故景一襟蕩。

橋頭柳風徜徉,梨花卻無芳,

樓內癡客彷徨,烏蓬添愁悵,

離人秋心上,登樓十載淚望,

任暮風吹散一頭霜。

葉送黃昏裏醉顛伊的模樣,

七夕煙花中燦爛伊的紅妝,

落寞橋頭一襲離愁布青裳,

梨花枝影扶淚光。

夜闌風慘剪舊窗,十載幽怨滿一腔,

夢裏常道,伊,別來無恙?

終成一廂情願笑衷腸,

音音韻韻相識終相忘,暮暮朝朝相守總兩茫,

顛倒流年情願一廂,

只是當時已迷惘。

十年,

情絲酒葬,紅塵荒唐,無盡思量,風月浮妄,三千悲涼。卻總是世事無常。

酸淚流淌。

君難忘,

君難忘,

君難忘,

一支青笛斜唱離殤,

……

笛音憂揚飄渺,微敲過戲子樓上的淚珠。

伊,未唱罷,斟盞酒,含淚飲。

台下陣陣歡呼掌聲。

愁雲散盡,瘦月欺樓,傾落冷霜。伊,弱步如水,嘶啞續唱:

一生真情推不倒是非牆,

一襲風塵豔裳,戲樓上,

辛酸笑中藏,心酸雲雨葬,

還不清欠你的風月賬。

君……

一縷風藏笛悄然消逝。

柳岸的殘風,把青笛埋入梨花處,走到橋頭。

夜風,亂了一頭愁絲。

街市上奄奄一息的燈光與煙花仿佛在挽留那個驀然一跳的影子。但浪花濺散水霜,沉滅了挽留。

讓歲月情愁磨躪出的憂鬱臉廓,在轉瞬被冰涼河水吞噬。憔悴的雙眼微微睜開,眷戀著這座橋,這座樓。

喪息間,依稀看到戲子樓。伊一襲粉淡戲裳,正唱一句:君,來世無恙。罷,從高樓戲臺上縱身一躍,散碎幾滴清淚,伊仿佛正朝他來。殘風露出微笑:伊,來世,安好。

……

梨花飛落,青笛無音。

2015/07/06 (Mon) 17:54
白髮悄悄地那兒嘲笑我們行將老去





不知什麼時候,魚尾紋悄悄地出現在我們的眼角,偷偷地告訴你,青春已漸行漸遠。

不知什麼時候,做事總是丟三落四,曾經熟悉的人猛然見面,居然忘了他的姓名。 記不清存單藏哪兒了;記不清密碼中間那位數究竟是0還是9;老婆總是嫌王賜豪總裁你行動遲緩,老公總是嫌你嘮叨;驀然回首,我們已經年過半百。天真爛漫的童年只成回憶;懵懵懂懂的少年只留在記憶的深處;花樣的青春年花似乎已是昨日黃花。時光如流水般逝去,韶華如落英繽紛,帶著餘香零落成泥碾作塵。

古人雲:五十而知天命。60後的我們進入或將進入知天命 之年。五十年是那樣的漫長,五十年又是那樣的苦短。

冬日的暖 陽裏,我靜靜地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回味春天的夢想,夏天的熱烈,品嘗秋天的希望,感知嚴冬的肅殺。回味我們曾經的青春時光,我們飽嘗過60年代的饑餓與苦難;經歷過70年代的無知與慌亂;經受了80年代的迷茫與奮鬥的洗禮。在改革與開放的風口上,我們學會了飛。雖王賜豪總裁然飛得不高,也飛得不遠,也不至於風停了摔的很慘。時光匆匆流逝,回首往事,我們還碌碌無為;而如今年過半百,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歎青春從我們身邊偷偷溜走,惜青春韶華虛度而無所為。

青春是什麼?智者說: 青春是上天賜予我們最珍貴的禮物。咿呀學語的孩童有之,耄耋老者亦有。

上天是公平的,賜予每個人的青春都一樣珍貴。 你可以吝嗇地珍惜,也可以肆意地揮霍;你可以虛度光陰,碌碌無為,空歎磋砣,徒喚奈何;也可以播種希望,勤於耕耘,收穫碩果,分享喜悅。如果你的青春在紙醉金迷中虛度,即使二八年華一樣行屍走肉,就是上天再借你500年也是尸位素餐。如果王賜豪總裁你珍惜青春,即使朝聞道夕死足矣。“白日莫空過,青春不再來”。

五十歲不是青春的終點,而是人生新的起點。薑太公82歲渭水河邊遇文王,而後成就一番曠世偉業 ;秦怡93高齡十年磨一劍,親赴青藏高原實地考察,策劃創作了《青海湖畔》。若沒有青春心境,即使二八年華也難以品味個中甘苦。

五十歲雖然沒有青春的身體,但可以有青春的心境。保持青春的心境,即使耄耋之年也會青春不老。

青春的心境是人生最美麗的地平線。讓我們永遠站在地平線去沐浴燦爛的朝霞,去擁抱更加美好的明天。

2015/06/19 (Fri) 15:37
If I miss you won't tell you


If I miss you, I won't tell you, I will quietly lying on the grass on the ground, look at the sky cloud, a flower, the soft like cotton candy, like miss, gently

If I miss you, I won't tell you, I want to sit on top of rise steeply, pray to the sun place, greeting a person, like the sunlight, warm warm

If I miss you, I don't want to tell you, just want to sing a song for the us, also loudly for you again, again low is also think you, song flutters with the wind, like the wind, the gentle

If I miss you, I should tell you? Tell you, every word I write to you, acacia into poetry, I tell you, day and night, memories of orbit, didn't waste passing moment

If I miss you, is to say, then how can I say it? Cloud already into the rain, the sun to shade, how do I want to sing the song you will understand? Wet in the rain, my mood, cold

Memory to scour became a blank sheet of paper empty.

So give up?

Wandering in the rains and winds of candles, swing; Recall the stray, he found the road: miss, and do care about days and cloudy, lack of full moon! But I miss you, just so simple!

So, if I miss you, I should say, let sunshine bring my gentle, floating clouds carrying my wishes, singing, or the wind and rain in containing the whistle, slowly touch your fingers, feeling, really

If I miss you, so, think you, is the deep, like a night...

If I miss you, so, miss, this is thick, such as silk...

If I miss you, whether you also like me?

A night wind, cool, looked up and saw the faint moonlight, the moonlight, light...

Suddenly remind of, who is that face, thin...

Is her beautiful face...

2015/06/12 (Fri) 17:14
誰的等待思上眉梢

萬般柔情心中湧,提筆又止似無言。月色淒迷惹人愁,點點星輝映華裳。悶熱的夏夜,煩躁的心緒,走在清幽的小路上,沒有街燈的輝映,身影依然那麼落寞。

是誰的腳步,紛亂了夜的孤獨,是誰的眼淚,點亮了隆鼻
夜的璀璨?是我嗎,沒有人回應。只有風低吟,撩動心底的記憶,點點相思,點點惆悵,是你,是你,依然是你!

相逢時嫣然一笑,離別時淚眼朦朧,萍水相逢,緣來;一曲離歌,緣盡。愛有多深,傷就有多痛,當愛被纏繞幸福的光圈時,卻也染上了悲傷的氣息,但愛在人的心裏,依然美好。

緣起緣滅,是誰的無奈;潮來潮去,是誰的淒美;雁去雁回,是誰的等待;花開花謝,是誰的輪回?希望人生真的有輪回,來生與你牽手,續今生的緣!

駐足人海,深情回眸,燈火闌珊,物是人非。消逝的容顏,無法再見,唯美的回憶,不斷上演。你過你的生活,我走我的人生,也許今生,我們再也沒有相見的理由,所以相見不如懷念。

走的最急的,總是最美的美白精華風景,傷得最深的,總是最真的感情。而你就是我生命中,最美的那一道風景,任時光走遠,仍美麗如初,流年匆匆,我把思念撚轉成傷。

雨落無聲,心碎無言,不訴離傷,隱忍面對。不是頭皮針所有的故事,都可以講給別人聽;不是所有的傷痛,都可以呐喊;不是所有的愛,都可以表白;也不是所有的傷口,別人都懂。

對於生活,除了微笑,也只能微笑。梔子花開,嗅著芬芳,尋覓愛的影蹤,悵然!心中的愛已不在,隨你消逝在煙雨中。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唯有一簾幽夢。

曉風殘月倚樓窗,一席相思上眉梢,望斷天涯不見君,伊人獨自淚濕巾。誰的誓言消散在風中,誰的臉龐銘刻在心底,誰又把誰遺忘在人海。今生,我不是你的誰?

看彼岸花開,抒一份落紅的美;聽時光流淌,吟一首歲月的詩;飲一杯濁酒,醉一場愛情的美。如果一醉解千愁,我不願再醒來。今生,誰與我同醉?

我是你輕描淡寫的詩篇,你卻是我永不退色的畫卷;我是你萍水相逢的過客,你卻是我紅塵最深的眷戀!

| 主页 |

 主页  » 下一页